轿车租给他人后被转借,借车者无证驾驶酿车祸

轿车租给他人后被转借,借车者无证驾驶酿车祸——  

老人被撞伤索赔引风波  

□平安广西网记者 赖隽群 通讯员 马本现  

熊本固将轿车出租给程风之使用。程风之违约将车转借给丁克智。丁克智无证驾驶,撞伤了67岁的丁忠古。丁忠古将各相关方诉至法院,索赔各项经济损失共计6万余元。经柳州市两级法院审理,这起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不久前终于尘埃落定。  

无证驾驶酿车祸  

2017年12月11日,家住鹿寨县的熊本固与程风之签订汽车租赁合同,约定:熊本固的轿车出租给程风之使用,车辆除程风之外,不得交给他人驾驶,否则造成的一切损失由程风之负责。租车时间为2017年12月11日13时22分至次年2月13日18时10分。  

2017年12月29日中午,没有驾照的丁克智驾驶熊本固的轿车靠左行驶,与对向正常行驶、由67岁的丁忠古驾驶的无号牌轻便摩托车相撞,两车损坏,丁忠古受伤。交警部门认定丁克智承担事故全部责任。丁忠古在医院住院治疗46天,花去3.1万余元医疗费。出院后,医生嘱咐丁忠古全休6个月、调养身体。  

肇事轿车在保险公司投保了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即交强险)和10万元(含不计免赔)的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内。保险公司在交强险医疗费用限额内向医院支付了丁忠古的医疗费1万元。  

此后,丁忠古向鹿寨县人民法院起诉,请求法院判令丁克智、保险公司、程风之、熊本固赔偿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等共计6万余元。  

一审判决车主不担责  

庭审时丁克智称,他已赔偿丁忠古1.3万元。但丁克智没有向法院提供相关收据、发票等,丁忠古只认可收到了1万元。  

鹿寨县法院采纳了丁忠古说的赔偿数额。根据法律相关规定及参照2018年《广西壮族自治区道路交通事故赔偿项目计算标准》的规定,鹿寨县法院核算后确认丁忠古的损失合计2.6万余元。  

鹿寨县法院审理后认为,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国家的、集体的财产,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根据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6条的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超过责任限额的部分按责任分担。涉案轿车所有人为熊本固,熊本固为该车购买了交强险和10万元(含不计免赔)的商业三者险,并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提示书和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免责事项说明书上签名,因此法院认定保险公司已尽到告知义务。对保险公司关于改变车辆使用性质、违反保险条款、商业三者险不承担赔偿责任的辩解意见,法院予以采纳。  

鹿寨县法院指出,我国侵权责任法第49条规定:“因租赁、借用等情形机动车所有人与使用人不是同一人时,发生交通事故后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机动车使用人承担赔偿责任;机动车所有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熊本固将车租给程风之,双方签订有合同,禁止程风之转借,也对程风之的驾驶资质进行了必要的审查,因此熊本固不承担赔偿责任。程风之将车钥匙给丁克智,疏于管理,没尽到必要的提示义务,未禁止无驾驶资质的丁克智开车。丁克智明知自己不具有小型轿车驾驶资格而驾驶车辆,放任损害后果发生,程风之与丁克智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保险公司已在交强险医疗费用限额内向丁忠古赔偿1万元,还应在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内向丁忠古赔偿护理费、交通费、摩托车损失共计6350元,余下损失1.9万余元由程风之与丁克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鹿寨县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保险公司向丁忠古赔偿因交通事故造成的各项损失6350元;程风之与丁克智向丁忠古连带赔偿1.9万余元。  

受害人上诉索误工费  

“我住在农村,虽然年事已高,如果没有伤病,仍有劳动能力,还从事农业生产并以此为主要生活来源。”丁忠古不服一审判决,向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请求中院改判丁克智、保险公司、程风之赔偿误工费2.5万余元。  

丁忠古向柳州市中院提交了金秀瑶族自治县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出具的误工证明,以证明他事发前在该公司工作;提交了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以证明他收入来源于农村,有劳动能力;提交了金秀县一家米业公司出具的证明、丝香1号谷种植保价回收订单合同,以证明他在2016年、2017年种植水稻;提交了金秀县一家制糖公司的砍蔗通知单、原料蔗派车单、收购过磅单,以证明他种植甘蔗。  

终审不支持误工费主张  

经审理,柳州市中院认定,因为丁忠古没有提供劳动合同、缴纳社会保险证明、工资发放凭证等证据予以佐证,仅凭误工证明不足以证实他曾在房地产开发公司工作。米业公司出具的证明显示,米业公司与丁忠古签订谷种植保价收购合同的时间为2016年、2017年,而事故发生于2017年12月29日,丁忠古主张误工时间亦发生在2017年12月29日后,该证明与丁忠古主张存在误工的时间不一致。法院对上述证据不予采信。  

柳州市中院指出,误工损失是受害人因侵权人的侵权行为而导致收入减少的损失。误工费的赔偿应以受害人有劳动能力且存在因误工而减少收入的事实为前提。村委会出具的证明记载丁忠古仍从事农业生产,并种有甘蔗、水果、水稻等;而制糖公司砍蔗通知单、原料蔗派车单、收购过磅单则证实丁忠古出售其种植的甘蔗。上述证据足以证实丁忠古仍从事农业生产并以此为主要生活来源,即丁忠古有劳动能力。丁忠古于2018年2月13日出院,医嘱建议出院后全休半年。但丁忠古提交的制糖公司砍蔗通知单、原料蔗派车单、收购过磅单显示,丁忠古在2018年3月13日至14日及3月15日至16日仍向制糖公司出售甘蔗,并获得甘蔗出售的等额价款。即丁忠古在其主张的误工期间仍有其从事农业生产的收入,不存在因误工而减少收入的事实。一审法院不予支持丁忠古的误工费并无不当。  

不久前,柳州市中院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  

(文中人名为化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爱心送给村级小学